发发想要大魔王~

网瘾少女回忆录

每次跟剑三亲友聊天都好开心啊呜呜呜
今天群里又突然聊起起以前小白的日子,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好笑,我要把这些记录下来,免得以后忘了

🥑
最早打jjc是跟二喜和象姐姐,那时候我是个煞笔莫问,二喜是个煞笔苍云,象姐姐是个大胸奶毒,三个都差不多是小白。

有一次对面有明教,他隐身了,我们看监控列表里面只有两个人,然后特别兴奋地说哈哈哈哈对面掉了一个,然后以为这把稳了,兴冲冲的开场打…然后明教出来了…我们仨:???对面不是只进来两个吗?

还有一次,对面是真的有一个dps掉了,开场之后爬上来了死在台子里面,另一个dps是藏剑,出到门口骚,我们说,哼,等他云结束了再过去,然后他云结束了,奶妈把另一个dps拉起来了…我们三个都惊了!
现在想想真的无敌智障了哈哈哈,以致于后来每次碰到这种情况,我们都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冲过去!

还有一个爆笑的是今年的事好像,我记得我们当时真的笑得在yy里面喘不过气来。
我后来玩了奶花,象姐姐玩了冰心,二喜还是苍云,我们仨变成了无敌苍冰花,基本上对面集火的都是冰心。那一把对面把冰心干死了,好像我们也打死了他们一个dps,然后对面的霸刀,大概是按错什么快捷键按到了切换成走路了,而且还切不回来了,我们就看着他在那里一脸彷徨的走路哈哈哈哈那个姿势真的爆笑,然后他根本追不上我,也打不了输出,我去偷偷把象姐姐拉起来了,然后干掉了霸刀和奶妈,感觉我们三个从那个霸刀走路开始笑到了结束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霸刀大兄弟。

🥑
回忆完队友,再来回忆一下师门
今天师父说,洒洒都大三了,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
师父收我和师姐的时候她大二,我大一,洒洒刚高三毕业,一转眼师父都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我觉得玩剑三最幸运的是就是遇见了师父和师姐,我们在小群里,几个女生,似乎什么话都能聊,不玩游戏的时候甚至一起pv奥运,pv追剧,到后来熟了,现实中遇见什么不顺心的事,也会在群里吐槽,互相安慰。

我其实是90年代末就入坑了的,当时象姐姐和秋衣带我玩的,一起在姨妈服,我玩了一个花萝,花萝校服可真是太好看的,花花是我的初心,我拜了一个特别好的师父,当时我就跟她说升级好累什么的,她就给了我丸子!当时丸子还很贵呢!后来我满级了,师父带着我做了日常,过了不久她应该是碰上什么不好的事了,就转服了!(这个师父对我也很重要,虽然没有像和虾虾关系那么好,但是她是我第一个师父,而且后来她转服回来我们又偶遇了!经常一起日常) 我那两个同学也都a了!每天一个人日常完就下线,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跑商还被劫镖,大学开学后,我也就不玩了,那时候a的真是无牵无挂,不像现在,虽然对游戏没那么大兴致了但是因为亲友还在所以完全a不掉

大一放假在家无聊,心血来潮又打开了剑三,当时开了95出了长歌,就建了个琴萝,我真的独爱萝莉哈哈。最开始玩莫问的时候是个小白,虽然当时莫问挺强的,但是说真的…那些圈圈啊卡影子啊什么的对小白来说蛮复杂的,而且跟苍云打总是被集火,几个月后玻璃心了就转奶花了(转奶花不是更容易玻璃心吗哈哈)其实是想捡回奶花吧,因为第一个号是花萝。
然后我就去姨妈服的师徒贴试图找个师父教教手法,我滴可爱的虾虾师父就这样出现啦。她当时也是买了个号a回来,那时候我玩了几个月,自以为游戏里的东西懂的差不多了,然鹅,好多东西还是师父跟我说了我才知道,所以说,一个好师父真滴重要。
我们当时都在期末,先加了qq,pvqq了半个月,放假了终于在游戏里见面,师父在yy里教我奶花的奇穴,减伤链,二段跳小轻功上台子,提前挂扶摇,还有配装,我才知道我之前玩莫问装备都是瞎几把乱换的哈哈哈。过了一阵师父又跟我介绍了师姐,那时候有个花哥老叫她一起看风景,她觉得贼尴尬就向求救:师妹快来救救我啊!那时候洒洒好温柔,哪像现在jjc里凶巴巴的,QAQ
玩奶花那阵子,上瘾了,疯狂看技术贴,晚上切磋到3点,学会看各种buff,预判后跳小轻功,像中毒了一样,学习都没这么用功。虽然还是个菜鸡,不过比以前玩莫问的时候还是强多惹。现在,师父因为毕业找工作成为了一条摸奇遇的咸鱼,师姐是叽叽西和成就狂魔,我就有时候咸鱼有时候叽叽西。

🍅感觉还有好多可以回忆的事,以后慢慢补上。

今天以师姐洒洒的一个沙雕事件结束:她小白的时候跟一个苍云22,可能打的不太好,那个苍云嫌弃她,她事后愧疚,还给了那个苍云金。重点是,那个苍云明明也是个菜比,因为他告诉洒洒,奶花要点花语酥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想自己也有个house住啊

换世门生剧情真滴好带感啊,然鹅更这么点就断更了而且LOFTER 上也没有粮简直太难受了😭好想嗑元枭×易枭

逆cp了。你要搞事情🌚

微博上看到的图…快告诉我这不是小恶魔(,,•́.•̀,,)

看电影,最后五分钟的镜头哭的停不下来。再看一遍小说,又弄的眼眶里全是泪。布莱奥尼的所有小心思,都像那个神经兮兮的自己。小孩子的好奇,幼稚的以为自己进去成人世界的优越感,莫名其妙又过分丰富的想象力,最终酿成了一桩永远无法挽回的罪孽。point of view 的好处就是,看完书心里充满的绝不是对这个熊孩子的咒骂和憎恨,而是对人的复杂思维的思考和理解。心里一直回荡着Robbie 那句find you, marry you, live without shame. 所谓战火纷飞,对我来说一直只是一个描述性的词,惊不起任何感情波澜。而当这对恋人最因为一个错误,一场战争,所有的希望,想象,都化作梦幻泡影后,战争这个词,对我而言才变得真实起来。这样的结局,到底是布莱奥尼的罪,还是战争的罪?

这个光影好棒b( ̄▽ ̄)d